富松工商不動產三重分店

  • 首頁 >
  • 最新消息 >
  • 英特爾叛將殺回老東家 安培:台灣供應鏈意義很大 絕不誇張
2021/03/05

英特爾叛將殺回老東家 安培:台灣供應鏈意義很大 絕不誇張

 聯合新聞網 / 天下雜誌
 

打開緯穎一台以台灣最高峰玉山為名的伺服器「Mt. Jade」,裡頭相當於心臟的處理器上,標示著「Ampere」。 (王建棟攝) 打開緯穎一台以台灣最高峰玉山為名的伺服器「Mt. Jade」,裡頭相當於心臟的處理器上,標示著「Ampere」。 (王建棟攝)

 

 

【文/黃亦筠;圖片/王建棟攝】

 

前英特爾總裁一手創辦的安培,聯手台積最先進製程、代工大廠緯穎與技嘉,正面迎戰老東家最核心的高性能伺服器處理器,被評為最熱門半導體新創,更獲甲骨文青睞。

 

汐止,雲端伺服器大廠緯穎總部,一台代號為「Mt. Jade」(玉山)的伺服器實測中,機殼半開,裸露出如伺服器心臟的碩大銀色處理器,印的商標竟然不是英特爾,也不是AMD(超微),而是個陌生的名字:Ampere(安培運算)。

 

該公司要挑戰業界過去認為是天方夜譚的目標——用Arm核心打造伺服器處理器,在最高性能戰場正面挑戰英特爾。

 

而且,已斬獲初步戰果。安培採取台積7奈米製程的80核心處理器,被台灣伺服器代工廠緯穎、技嘉採用,並已安裝在甲骨文(Oracle)的雲端伺服器上,做最後階段實測。

 

才創立3年的安培,因此被美國科技媒體《CRN》,評為2020年最熱門的半導體新創之一。

 

這家野心奇大、進度飛快的新創,究竟是什麼來頭?

 

時間回到2018年12月的台積電供應鏈管理論壇,以神祕嘉賓身分、由台積執行長魏哲家親自介紹出場的主題演講者,竟是前英特爾總裁詹睿妮(Renee James)。

 

 

 

一頭金髮的安培運算創辦人詹睿妮,曾是英特爾第二號人物,她的團隊老將如雲。 (Getty Images) 一頭金髮的安培運算創辦人詹睿妮,曾是英特爾第二號人物,她的團隊老將如雲。 (Getty Images)

 

當時,台積以剛量產的7奈米製程,終結英特爾多年的技術領先地位。曾是英特爾二號人物的詹睿妮前來站台,意義非凡。

 

她回憶,在2015年離開英特爾時,根本沒想到會有機會創辦一家公司,與老東家一較長短。

 

一頭金髮的安培運算Ampere Computing創辦人詹睿妮Renee James,曾是英特爾第二號人物,她的團隊老將如雲。

一頭金髮的安培運算創辦人詹睿妮,曾是英特爾第二號人物,她的團隊老將如雲。(Getty Images)

 

「現在這個時間點,台積製造出可能是全世界最好的電晶體,讓我們這樣的(新創)公司,可以打造世界最好的晶片。所以Thank you very much,」她滿臉笑容地說。

 

由於英特爾的Xeon系列伺服器處理器,直到今年初才換上10奈米製程(相當於台積的7奈米),而安培採用7奈米的處理器,2019年便已上市,因此得以享受製程領先一代的優勢,直接反映在產品競爭力。

 

「效能上,安培的Altra處理器不只打敗AMD,也打敗英特爾Xeon伺服器處理器,」安培產品資深副總裁維提遜(Jeff Wittich)自豪地說。他曾在英特爾工作十多年,之前是雲端業務資深總監,2019年被詹睿妮一通電話挖角到安培。

 

英特爾老將+高通伺服器老手

 

其實,安培一成立便因為「顯赫」的背景,備受矚目。

 

大股東是資產約2000億美元的私募基金凱雷集團,以及由英特爾老將組成的黃金技術團隊——除了詹睿妮,還有曾帶領英特爾兩代Xeon處理器設計的維德旺斯(Rohit Vidwans)擔任執行副總裁,以及技術長巴瓦(Atiq Bajwa),都曾領導英特爾x86架構設計業務。

 

而且,高通2018年裁撤伺服器部門,上百人的技術團隊也被安培整個接收。由於緯穎曾與高通伺服器部門合作,隨著該團隊加入安培,緯穎也撥了20多人,持續合作,並在去年3月,與安培共同發表全球首台搭載安培處理器的伺服器參考設計平台「玉山」。

 

「我們過去一直都有投入非x86架構的研發,Arm是最普及的,」緯穎資深副總經理呂舜星說。

 

緯穎資深副總經理呂舜星

 

 

 

緯穎資深副總經理呂舜星。 (王建棟攝) 緯穎資深副總經理呂舜星。 (王建棟攝)

 

「用玉山命名,除了代表效能高,還有台灣供應鏈對我們意義很大,我絕不誇張,」維提遜說。

 

另一家與安培合作的台廠技嘉,發表的另一個結構較簡單的伺服器平台,則以台灣第二高峰命名——「雪山」(Mt. Snow)。

 

維提遜是製程工程師出身,也曾參與英特爾Xeon處理器的開發。

 

他擔任雲端業務主管時期,看到亞馬遜、Google等大型雲端客戶,對於高彈性、節能的雲端運算需求,英特爾成長於PC時代的老舊x86架構難以滿足,才毅然離開工作近20年的老東家,加入標榜研發出全球首款「雲原生」(cloud-native)處理器的安培。

 

沒包袱,直接鎖定雲端需求

 

但安培能看到Arm架構在雲端時代的優勢,英特爾難道看不見?

 

「這就是典型的『創新者的兩難』,」維提遜直言,「你要它顛覆自己很困難,新機會可能會吃掉它既有的市場和投資。」

 

「這也是為何我們(安培)很快速掌握雲原生的需求,我們沒有過去成功產品的包袱,是從一張乾淨的白紙開始,為了建構滿足雲時代需求而生的公司,」他進一步說。

 

美國媒體《電子工程專輯》(EE Times)指出,包括微軟、甲骨文、VMware都已在評估安培的晶片。

 

不過,一名伺服器廠高層觀察,現階段除了亞馬遜網路服務公司(AWS)已宣布打造自家Arm架構處理器,用Arm的仍相對較少。他估計,到2023年,Arm架構伺服器也不過約佔5%。

 

「主要還是很多伺服器上的應用程式還是跑在x86上,」他認為,短期難以轉換到另一個架構。

 

但他話鋒一轉,進入5G、AI時代,巨量新運算需求大增,創新架構的需求會出現。

 

有電信業顛覆者之稱的日本樂天移動,就找上安培,為5G虛擬化(ORAN)設備,尋求Arm架構的解決方案。

 

「5G建置成本高,又需要大量運算,非常適合以Arm架構、雲原生處理器,來打造虛擬化平台,能大幅降低成本,」維提遜坦言,確有電信商和安培接觸。

 

安培把從雲端服務業者、到電信業等者湧現的潛在需求,攤到台積眼前,讓產能已經滿到不行的台積,點頭提供5奈米先進製程,讓安培趕上同樣在明年要推5奈米處理器的AMD。

 

湧現的需求,以及和台灣供應鏈的密切合作,安培的台灣團隊不斷擴編。「目前大概20多人,今年將增加2到3倍,」維提遜透露。

 

未來,安培結盟台積為首的台灣供應鏈,成果令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