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松工商不動產三重分店

2021/03/05

【詹姆斯專欄】如何判定通膨會捲土重來?

2021-03-05 05:49經濟日報 詹姆斯、編譯/林聰毅

  •  
  •  

通膨

 

最近隨著債券殖利率上揚,通膨疑慮再起。圖/路透
最近隨著債券殖利率上揚,通膨疑慮再起。圖/路透

 

 

 

 

通膨的幽靈又回來了!曾有20年的時間,工業化經濟體的央行都認為已永久趕走通膨。在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後,大西洋兩岸一度擔憂膨捲土重來。美國共和黨會員議員在2010年推動緊縮政策,歐洲央行則在2011年開始收緊利率政策,後來決策者又開始擔心通膨太低,而且可能無法重新點燃。(延伸閱讀:【Bloomberg】如果通膨當真升高 將如何因應?

 

現在,通膨的說法再起,但應該多嚴肅看待它?畢竟,我們以前也有過這種情況,而且不只是在2010年。

 

當前的爭論令人回想起1970年代混亂的政策環境,當時的通膨鴿派主張,10年的石油衝擊(1973至1974年價格翻漲兩倍,1979年伊朗伊斯蘭革命後又大漲兩倍)不會造成通膨預期上揚或通膨率扶搖直上。英國凱因斯學派的哈洛德(Roy Harrod)等知名經濟學家甚至認為,促進成長的貨幣和財政政策會壓抑物價,因為商品的產出和存量都會增加。

 

通膨鷹派則警告說,不應實施更大規模的貨幣擴張─銀行和金融利益集團都支持此立場。貨幣擴張所造成的物價上漲將產生棘輪效應(Ratchet Effect,是指一個行為在經過了一個階段後,就很難返回從前,就像在機械上的棘輪,將彈簧鎖著而無法回到從前狀態),使有組織的團體(尤其是工會)要求加薪。

 

 

特殊事件變成常態

 

 

一般來說,在不產生長期影響的情況下可以承受一次性衝擊,因為所有人都會認為這只是個特殊事件。但當衝擊和政策回應的周期反復出現時,就會形成一種模式,因為特殊事件變成了常態,人們對未來的看法也開始發生改變,用央行的話說,就是預期變得不固定了。

 

同樣的道理也適用於新冠疫情。我們無疑急需大量的貨幣和財政緩衝措施以減輕疫情的直接衝擊和經濟封鎖的影響。如果能明確說明會在某個時刻撤回這些措施,就不會對價格預期產生長期影響。

 

雖然決策者都知道到新冠病毒的衝擊是一次性,但在如何因應的問題上卻出現分歧。美國拜登政府就堅信其提出的1.9兆美元紓困案不會構成任何長期風險,儘管2020年度的預算赤字已達3.1兆美元 。

 

Fed鮑爾承認,被壓抑的需求可能會引發一波短期通膨跳升,但基於過去20年的經驗,他認為通膨將是暫時的。歐洲央行也認為不應將物價快速飆升過度解讀為通膨捲土重來,央行總裁拉加德相信,「我們還有一段時間才需憂慮通膨」。

 

 

通膨前景引發政治不確定性

 

 

相形之下,一些歐盟成員國(尤其是北方的節儉國)則開始憂心會出現新一輪危險全球通膨,包括以前主張財政刺激的前財長桑默斯(Lawrence H. Summers)等美國人士,也開始表達類似的擔憂。

 

我們需要一個簡單的測試來平息通膨爭論,關鍵在於我們能否確信例外的狀態將會結束,如果我們能清楚劃定某個時點,也就無需擔心通膨了。

 

不過,如果一個例外又催生了更多的例外,期望將會改變,通膨將逐漸成為我們考慮未來願景的一項因素。這將造成政治不確定性,以及鷹鴿兩派的嚴重兩極分化。

 

(作者Harold James是普林斯頓大學歷史學與國際事務學教授、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

 

 

 

通膨疫情美元銀行共和黨

詹姆斯

詹姆斯(Harold James)是普林斯頓大學歷史與國際事務教授、國際治理創新中心高級研究員、Project Syndicate專欄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