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松工商不動產三重分店

  • 首頁 >
  • 最新消息 >
  • 從小七店長,變日本無印執行董事!「無印良品」降價的台灣幕後推手
2018/05/17

從小七店長,變日本無印執行董事!「無印良品」降價的台灣幕後推手

 

文/蔡茹涵

去年底,日本無印良品宣布調降4成商品售價,號稱史上最大的一次價格重定。台灣無印良品則在今年3月祭出「新價格宣言」活動,一口氣調降近5百種商品的定價,平均降幅約達15%,引發同業議論紛紛:這難道是追隨總部策略?

檢視相片

現任日本良品計畫執行董事兼台灣無印良品董事總經理。(商業周刊程思迪攝影)

「事實上,台灣才是第一個帶動降價的!」台灣無印良品董事總經理梁益嘉直言。早在3年前,台灣無印就領先日本開始降價,而他,正是那個主動對總部逆向提案的關鍵角色。

 今年42歲的梁益嘉,在零售產業創下許多紀錄。他由統一超商儲備幹部入行,擔任過無印良品全台首店店長,37歲即晉升總經理,是統一集團內最年輕的總座。去年,他更破格升任日本母公司良品計畫史上最年輕的執行董事,也是成員中唯一的台灣人。

 17年內,從7-Eleven店長,到如今連良品計畫會長金井政明都要埋單他的新點子。前後經歷兩間制度嚴謹的大型企業,梁益嘉的秘訣究竟是什麼?

 「這兩間公司的SOP都非常多,但我反而覺得,就是因為我不太愛守規則,才會帶來今天的結果!」他笑道。 

檢視相片

梁益嘉「不守規則」的事蹟,以擔任統一超商區顧問時的決策最為經典。當時,他剛剛接手管理福隆海水浴場附近的門市,日營業額約80萬左右,某天突然接獲上級指令:請於海洋音樂祭期間衝刺業績。
 由於音樂祭在8月舉行,天氣炎熱,幾乎所有客人都衝著飲料或冰品而來。與加盟主討論後,他決定先斬後奏。他向漁會總幹事借了漁船用的巨型冰桶,到基隆港買進大量冰塊,再心一橫,一口氣拆掉店內9成貨架。光海洋音樂祭首日,營收就一口氣衝上2百萬元。

 一年後,他加入無印良品籌備團隊,擔任首間門市店長。「我只考慮了三秒就答應了,沒想到,這裡和便利商店完全像兩個世界!」梁益嘉回憶。

 由於當時台灣採雙方合資,統一持股51%,日方僅負責支援商品,「我感覺更像無印良品的加盟主,沒什麼know-how可言,全靠自己摸索。」

 以短短14天的店長培訓為例,梁益嘉到了日本,卻整整10天都在練習摺衣服和包裝,直到他發現不對、主動詢問,才發現日方竟以為他只是來接受「店員培訓」。最後,他在4天內緊抓著店長拚命提問,帶著裝滿行李箱的資料回台惡補,45天後,位於台北微風廣場的一號店即開幕。

 「我很快就發現,過去所有規則都不再適用了,我只能土法煉鋼,重新創造出適合這裡的SOP,」梁益嘉說。

 他大膽將統一超商與無印良品的SOP去蕪存菁,僅留下適合的。例如日本非常重視結帳禮儀,須準備兩個錢盤分別收銀和找零,間接影響收銀效率。於是,他選擇刪去一個錢盤,「日本的營業部門有意見,我就直接按計時器示範一遍,每個人看完都是:『哇!』」

 2013年,統一超前總經理徐重仁閃退,梁益嘉被公告升任為總經理。從一個被日本人當成「店員」訓練的「店長」,到創下台灣無印首店開幕當月,業績即突破2500萬,接近損益兩平,台灣無印近5年營收平均年增12%,來自他不斷勇於突破現狀。

 主動向總部喊出調降定價,也是梁益嘉突破零售產業現狀的策略之一。

 「我主動向總部提案這件事,強調就算結局都是產品賣出,但那背後的思考價值是不一樣的。」他分析,近年來百貨通路祭出的週年慶與滿千送百促銷,已經大幅影響品牌銷售狀況,多數商品都只能在打折期間賣出。

 為了生存與拉高毛利,許多品牌會變相將定價調高,不斷往下折扣,卻又再次引發消費者對定價的不信任,形成惡性循環。

 「有歷史的成功公司,多半都有很多規則。但是,聽話不會為你帶來信任,想出更好、更有效率的規則去改寫它,才會讓人眼睛一亮,」梁益嘉說。誰說身處企業內部,就不能擁有創業家勇於打破現狀的勇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