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松工商不動產三重分店

2018/06/14

誰在覬覦五十億官方創投基金管理者?

 

文/黃琴雅

六月是股東會旺季,國發基金轉投資的台安生物科技公司也於六月十四日進行董監改選。

只是台安董事會決議要將董事席次從七席減至三席,導致民股股東可能全數被迫退出董事會,讓遠東集團旗下東聯等民股股東都氣急敗壞地來抗議,強烈反對縮減董事席次。

檢視相片

據立委徐永明去年質詢國發會的回函,證實有民間投資人向國發基金洽詢台安生技30%持股一事。

董監事各個來頭不小

台安生技實收資本額為四四○○多萬元,是一家中小型公司,為何董事會要這麼大費周章地縮減董事,還惹到遠東集團徐旭東不高興?

台安的董監事們各個來頭都不小,七席董事分別由官方的國發基金、中鋼、中碳、兆豐金旗下的巴哈馬國泰投資開發基金,以及兩家民股東聯與華盛資產擔任,主要是以國營事業及國發基金為主。

台安雖然資本額少,卻管理國發基金與國營事業所創立的創投基金啟航(十億元,二○○五年成立)、啟航二(十億元,一二年成立)、啟航三(十八億元,一七年底成立)及中小企業委託投資管理計畫基金(十一億元)等,掌管資金近五十億元。

其中,啟航系列的創投基金的來源主要是台安股東們所投資,包括國發基金(三成)、中鋼(四至五成)與台肥(一○%至一七%),民股東聯與東元都有部分投資(東聯第三檔沒投資)等,因此該系列基金是配合國家生技產業政策,肩負扶植生技業者創業的使命,所以都是在生技公司創業初期投入,包括中裕、藥華、亞諾華、安成、展旺等生技股,啟航都有支持,近幾年都也有好的回報。

從生技公司轉型為基金管理顧問

檢視相片

也因此台安的主要營收來源,就是每年收取啟航系列創投基金二%的資產管理費。此外,若基金有處分利益時,台安還可以獲得一五%至二○%的分紅,是一家本小利厚,完全不會虧錢的公司。

若以股權來看,政府相關事業單位持有台安高達七六.七%。然而,除兩家民股原始股東東聯、東元外,竟然在八年前,悄悄地出現一家名不見經傳、實收資本額僅有一千萬元的華盛資產公司來當股東,還已經持股一五%。華盛怎麼進來的?連之前負責管理台安的中鋼都摸不著頭緒。

二○○○年時,生技產業剛在台灣展露頭角,行政院開發基金邀集國營事業中鋼、台肥、中國商銀(兆豐金前身)、中碳與民營機構東元電機、遠東集團旗下的東聯化學等合作,共同與加拿大生化科技創投基金管理公司(MDS Capital)合組一檔十二億元新台幣的基金「中加生物技術發展基金」,由加拿大MDS管理,該檔基金以技術移轉為主,允諾要在五年內,至少移轉十項生物技術給台灣廠商。

○二年,中加生技基金拿出四五○○元投資成立台安生技公司,原是以接下國外生技廠商技術移轉,發展台灣生技產業為任務,但遇到生技泡沫破滅,中加生技基金技術移轉成效不彰。

行政院開發基金於○四年與MDS拆夥,並將投資於中加生技基金的國內資金全轉成「啟航」生技創投基金,以投資台灣新創生技公司為主。台安生技也跟著轉型為基金管理顧問公司,負責管理啟航基金。依據內規,台安股東都是啟航基金的出資者,由股東管理自己的基金,而台安負責人過去都是由中鋼指派。

○四年以前,台安生技幾乎年年虧損,淨值最低曾一度僅剩下三元多,轉型為投資顧問管理公司後,以收取管理費為主要收入來源,台安生技就開始轉虧為盈,淨值也於○五年開始一路往上,一○年重回票面,淨值為十.五九元。

華盛收購台安股權時機敏感

就在淨值回到票面的一○年,華盛資產突然出現,於一○年四月中收購東元持有的台安一○%股權,東元本身僅剩下三%台安股權。五月十四日,華盛又再分別買下加拿大生化科技創投基金及工研院所屬創新工業技術移轉公司持有的一.七%與三.三%股權,合計兩個月之內就買了一五%。

令人驚訝的是,華盛是於○九年十二月一日成立,一○年五月就來買台安,而董事長何俊輝還是國發基金前副執行秘書,總經理巨堯天也曾於國發基金任職,他們都曾在○三至○四年間被國發基金派駐台安擔任法人董事,兩人非常瞭解台安的股東結構與營運狀況。而這兩位國發基金的前員工,在離開國發基金後,竟然自己成立公司來收購台安股權,完全不避嫌。

另一項疑問是,原始股東東元電機原本持股一三.三%,卻在台安要開始賺錢之際,將一○%股權賣給華盛資產,是東元主動要賣?還是華盛主動?

現任開發金子公司開發資本總經理的何俊輝解釋,當時東元有感於台安虧損多年,早萌生退意,東元想回歸本業,在一次場合中,雙方提及此事,也達成交易,華盛遂以每股約十一、二元的價格,比當時淨值高的價格買下東元一○%股權,大約五百三十多萬元。

但若以原始投資台安的金額,東元投資台安也不過拿出四、五百萬元,以東元每年營收超過五百億元、盈餘約四十億元上下的大公司,對區區這幾百萬的投資會如此在意?且若想要出場,為何還要留三.三%的台安持股?何俊輝說,他不清楚東元的想法,當初華盛是接手東元要賣出的一○%。

至於收購加拿大生技基金一.七%持股,何俊輝表示,是這家加拿大基金虧太久了,一直想要退場,主動來找他。只是為何連經濟部所屬的工研院創新工業移轉公司也會賣給他?何俊輝說,他們想出售,他就接收。

華盛乾領管理費引發官股質疑

「我們所做的是一般合法的交易,不能說買這家公司(台安)賺錢了,就說有目的,若賠錢呢?當時誰也不能預測一定會賺錢。」何俊輝說:「不能說人家去買國家有投資的公司,就說人家有目的,那台積電也有國家的錢,是不是買台積電的人都有問題?」「況且我們買的是民股東元的持股,不是國發基金的持股。」「東元是上市公司,有合交易法的程序。」

事實上,確實有民股想要買國發基金手中三○%的台安持股。根據立委徐永明去年質詢國發會的回函,證實有民間投資人向國發基金洽詢台安生技三○%持股一事,後來被行政院高層發現而檔下,才沒有發生「變賣國產」一事。另外,兆豐金所屬的巴哈馬國泰投資持股,也有民間人士來接觸,但被兆豐金否決。

至於這位民間人士是誰?何俊輝說他不知道,華盛也沒有要買國發基金與兆豐金的股權。

「啟航創投基金所投資的標的都是在○六年所投,於○九年開始績效成果回收,華盛資產入股的時間太過巧合。」一位官股相關人士質疑。

的確,台安每年獲利都按持股比例分紅給每位股東,以華盛持有台安一五%計算,持股六年多,華盛應該已經領走二三○○多萬元的分紅,是當初投資成本的四倍之多,平均每年分回約四百萬元。但華盛根本沒有出錢投資啟航二或三的創投基金,就可以乾領管理費,一家民營卻不出資幫國家培育生技產業的公司,卻要來跟官股一起分紅,難怪官股股東們要質疑華盛的適格性。

不過,何俊輝表示,台安沒有規定董事或股東一定要出資啟航基金,且他已經做到利益迴避,是離開國發基金之後多年才投資,也沒有參與其他生技投資。

何俊輝強調自己一切合法

何俊輝在公職服務二十多年,四十五年次的他,成大造船系、交大運輸研究所畢業後,任職工業局,爾後錄取行政院社科人才培育計畫,拿到美國匹茲堡大學經濟博士學位,歸國後在國科會、經建會工作,於民進黨執政時,被時任行政院副院長林信義拔擢為國發基金副執行秘書,○四年至台安生技擔任國發基金的法人董事,開始接觸生醫領域,協助過中裕(前身為宇昌)初步增資。

何俊輝有很好的藍綠政商人脈,除了讓他得以「適時」入股台安外,他也曾在一五年以黑馬之姿,用華盛資產的名義出任過智擎董事長,因當時正值智擎前董事長林榮錦因東洋內部股東糾紛,吃上官司,被拔掉智擎董事長職位,智擎的第二大股東國發基金及民股推薦何俊輝接任,而當時是國民黨執政,他還身兼興櫃遊戲公司好玩家的董事長,顯見他投資之廣及人脈之好。

何俊輝現在的身分除了是華盛資產的董事長外,也身兼開發金旗下開發資本(前身為開發工銀)總經理,代表開發資本及自己的華盛資產擔任多家上市櫃公司董事。據瞭解,他是前任經濟部長、現任開發金控兼開發資本董事長張家祝延聘入開發的。

張家祝曾任中鋼董事長兼台安董事長,而華盛就是在張家祝擔任台安董事長時買到一五%股權,雖然中鋼並沒有將台安持股出售給華盛,但華盛買台安的股權,身為董事長應該也會有所知悉。

至於台安要縮減席次,把民股「請出」董事會,以及對於外界的總總質疑,何俊輝強調自己一切合法,且這些質疑不是第一次,他歡迎「誰想買(台安股權),就賣給他」。

 

 更多《新新聞》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