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松工商不動產三重分店

2018/11/09

茅台走下神壇 中國瘋狂消費時代告終

楊少強

 

檢視相片

「中國本土的奢侈品牌」外媒如此定義貴州茅台,如今經濟減速,它也面臨失色危機。

2天市值跌掉一個大立光,這是陸股股王貴州茅台(以下簡稱茅台)的戰績。10月29日,茅台股價開盤後全日跌停(跌幅10%),是上市17年來首見。這不僅反映中國「消費降級」,亦是投資遞減的結果。

自2001年8月上市以來,茅台股價只有一次跌停,此次開盤即全日跌停卻是史上首次。如今茅台股價處於一年低點,光10月29、30兩日,其市值就蒸發新台幣4千8百億元。

股價不振的表面原因是財報不佳。按多家券商預測,茅台第三季營收和淨利成長率應超過30%,結果卻只有個位數,和去年同期成長一倍以上亦相去甚遠。財經專欄作家葉檀形容:「這就像原本都考100分,如今只考98分就挨耳光。」

消費降級》經濟差,飯局少

茅台成長失速,反映兩個大環境因素,首先就是「消費降級」。

隨著中國富起來,人們追求更高級享受,標榜獨特製造且限量的茅台跟著受寵,售價步步高升。例如5百毫升的飛天茅台售價人民幣2千元(約合新台幣9千元),相當於每66毫升茅台等於1公克黃金,堪稱「滴滴如金」。

在這股風潮下,2017年茅台超越帝亞吉歐(Diageo),成為全球市值最高酒企。今年6月茅台市值曾破人民幣1兆元,若它是一個城市,其市值比天津、重慶、蘇州今年上半年GDP還高,在中國排名第5。

但這股熱潮近來卻有消退之象。今年第三季中國經濟成長率6.5%,比上一季少0.2個百分點,經濟下行之勢日漸明顯,消費減速就是原因之一。

自去年12月起至今,中國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成長率已降至個位數。今年9月國產乘用車銷售量較去年同期衰退13.2%,創7年來最大降幅,也是連續3個月下跌。

 

《紐約時報》今年8月稱,中國已迎來「消費降級」時代:人們開始騎車而不打車、喝啤酒而不喝雞尾酒、放棄健身房,學大媽去廣場跳舞,「不出去約會、不願生小孩 ,人們談的都是如何減少開支。」著名博客(中國用語,指部落客)麻寧的《這屆年輕人,做好過苦日子的準備吧!》一文稱:「消費降級時代轟然而來。」

經濟下行,飯局減少,茅台上桌機會下降,股價跟著走跌。「茅台跌了,就是一個時代的結束,要從奢華瘋狂消費變成正常了⋯⋯,」一位在中國做貸款生意的台商董事長說。

他形容,過去茅台就是最好的名片,應酬場子大家拿出各種茅台來,動輒人民幣幾10萬元。

現在,政府禁奢,一到場子,大家改用寶特瓶裝茅台酒,以免被拍照檢舉,「神秘兮兮的從袋子裡拿,結果寶特瓶一拿出來,茅台倒出來又是透明跟水一樣⋯⋯,Feel(感覺)都沒了。」台商董事長說。

 

檢視相片

中國固定資產投資成長率下降



 

檢視相片

茅台股價來到1年最低點

 

投資遞減》招商必飲受波及

除了消費降級,茅台失色的另一大環境因素是投資遞減。茅台一向是官商宴席談生意的要角。2016年官媒新華社稱,地區領導「喝茅台是為了招商引資,『談生意必在酒桌』已成定式。」

茅台曾是「三公消費」主力,囤積茅台亦成高官身分象徵:天津醫藥集團前黨委書記張建津,連一般茅台也不喝,只喝15年份以上的茅台;解放軍總後勤部前副部長谷俊山落馬,家中搜出1千8百箱茅台。在習近平宣布打貪後1年,茅台市值在2013年縮水一半,其政治色彩由此可見。

中國交通銀行國際首席策略師洪灝發現,茅台股價是中國基礎建設投資的先行指標:它股價上漲比基建投資成長領先一季到兩季。

 

不過今年1月以來,中國的固定資產投資成長率不斷下降(見上圖)。今年上半年中國基建投資增速7.3%,只有去年同期3分之1。投資趨緩,領導與商人觥籌交錯談生意減少,茅台股價跟著失色。

經濟轉型》股王屬性洩窘境

茅台的興衰亦反映經濟轉型。在美國,近年來市值飆漲的公司為蘋果、Google等科技業。它們和政治關聯低,其產品技術能外溢其他領域,不斷有人運用這些技術在各領域創造收入,它們是經濟成長動力。

中國近年來市值大漲的代表則是茅台,它和政治關聯高,其獨特的釀造技術無法與其他領域分享。茅台是經濟成長的結果,而非原因。

如今茅台走下神壇,意味著經濟轉型的契機。若未來更多「利人利己」的企業能取代茅台,就將是中國經濟另一個春天的來臨。

●中國基建先行指標,茅台股價慘跌

——中國固定資產投資成長率下降

 

▪2017年9月:成長率7.5%

▪2018年1月:成長率7.9%

▪2018年9月:成長率5.4%

 

資料來源:中國國家統計局    整理:楊少強

 

——茅台股價來到1年最低點

 

▪2017/11/6:653.06元

▪10/30:524元

▪11/5:575.8元

 

註:資料由2017/11/6統計至2018/11/5

資料來源:Google Finance    整理:楊少強